产品众筹
  • 产品众筹
首页>>文章列表 >>创业项目 >>众筹圈的焦虑与担忧

众筹圈的焦虑与担忧

发布日期:2015-05-13  来源:山东众筹网

  大约两周以前,有媒体曝出点名时间“团队流失,资方有意撤资”。雷锋网当天向点名的资方经纬创投的冯大刚求证,得到的回复是“撤资的消息纯属扯淡。至于人员流失,年前点名是54人,年后是48人,都是正常的人事变动。”电话那头,冯大刚的声音里有压抑住的情绪。

  3月13日,也就是消息传出的当晚,点名的几位朋友在微信晒团建照,“我们很好。”稍晚时候,点名的CEO张佑发布了辟谣博文,他的博文很快得到了圈内的广泛声援,尤其是早期得到点名帮助的硬件创业者。

  次日,淘宝众筹一个号称破世界纪录的旅游众筹项目在三亚落户。当然,这和前者没有关系。淘宝官方告诉雷锋网:截止今年 3月,淘宝众筹共有877个项目上线,其中科技项目占25%,但金额占到90%,最高的项目破1200万,所有的项目累计金额过亿元。

  3月18日,也就是一周以后,京东举行JD+一周年的发布,当天公布了JD+的政策升级以及一年来的部分数据。京东的台下不乏一些点名早期的拥趸。

一年后的众筹

  ”2013年(13年末14年初),点名时间聚焦智能硬件,凭借一批超级项目在科技圈内声名鹊起。”——《点名时间的众筹为什么不做了?

  这批超级项目前后包括了bong手环、麦开Cuptime智能水杯、小K智能插座等圈内当时极红的炸子鸡们。据雷锋网记者所知,当时的超级项目们一大半在众筹结束后的几个月里拿到了第一笔或者新的一笔投资。

  ”点名在我们一代和二代的时候帮了很多。“Winmart Design的创始人林浩斌告诉雷锋网,他的微智能绿植微电站和微花园分别在12年初和13年末众筹成功并开始量产。当14年下半年林浩斌为新项目再度找到雷锋网时,”国内已经少有为了众筹而众筹的众筹站了。“

  同年,Bong II选择了在官网首发,麦开的李晓亮则是将新品Here放在了点名、奇酷、淘宝众筹等5个站点一起首发,Here在点名的成绩变降为20多万(Cuptime为100多万),小K插座三代如今则是在淘宝众筹,数据一如既往地漂亮。

  2013年到2014年,以超级项目们为代表,点名在他们没有更多钱和更多选择时帮助了他们,人们给它的掌声和呼声也多数积累于这个时候。但从此,人们有了更好的选择。

更激烈的众筹

  京东“凑份子”在去年7月1日上线,9月由原来的“淘星愿”改名进而更加聚焦科技的“淘宝众筹”也来了。

  淘宝众筹的负责人高征这样解释淘宝与点名的差异:

  “首先,淘宝众筹背靠几乎无限量的商家,这奠定了淘宝的多元化风格,同时也具备了深入挖掘的基础。这是核心。

  其次,淘宝众筹背靠淘宝,流量毫无疑问是点名时间永远无法相比的。“

  一位在京东众筹的创业者则用更简单的方式向雷锋网陈述了众筹站间的关系:“我们也有考虑点名,但京东要求独家。”

从2014年8月到11月,点名时间前后几次在公开场合宣布放弃众筹转型首发预售,并非是规避跟两家巨头的竞争(恰恰相反),而是选择规避智能硬件从原型到量产的风险。到这里,点名时间和它早期的盟友们都选择了离各自越来越远。

中国式的众筹

  淘宝众筹告诉雷锋网的数据:截至2015年3月,淘宝众筹一共筛选上线877个项目,参与人数破100万,单项目最高金额超过1200万元,双十二当月累计超过4000万,总众筹金额过亿元。

查看淘宝众筹科技版可以发现目前它有2个项目(造梦者空净、小K三代)过千万,21个项目过百万。在京东众筹的智能硬件版中,更是有5个项目(大可乐3、悟空i8、海尔空气魔方、伊莱特WiFi煲、三个爸爸空净)过千万,48个项目过百万。京东众筹启动的时间更早,但两家都没有超过一年,而平台上项目刷新金额的速率越来越快,金额也越来越高。

  淘宝众筹官方向雷锋网表示:淘宝众筹坚决坚持不许刷单的原则。我们不鼓励项目发起者把自己其他渠道的销量放到众筹中来,这个(指经销商)比重很低。

  但当我们随手浏览那些成绩优异的众筹项目时,绝大部分的支持来自几万到几十万的大宗批发。我们无法证明这些“大宗”有多少比例是来自企业还是来自经销商。在JD+一周年的发布会上,京东官方索性没有提到去年众筹的这些成绩。

  雷锋网记者采访猫王收音机的创始人曾德钧时问道:“对现在的众筹来说,是筹集资金更重要还是宣传更重要?”曾老的回答是“去年一年,对很多智能硬件项目来说,拿到一笔投资并不难。”

  Winmart Design的创始人林浩斌则告诉雷锋网,现在他们在众筹上想要吸引用户的注意比过去要难很多,12年的时候他们通过自己的微博运作吸引了不少众筹用户,而现在无论在微博、微信,效果都大不如前了。因为将近2年时间,已经有数不清的项目在争抢用户的眼球。

  以上,绝大多数的国内团队上众筹的第一目的并不是筹集资金。如果说众筹站间的竞争是对创新资源和创新流量的争夺,那么众筹项目之间的竞争便是对媒体和注意力的争夺,一些有背景和资源的团队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突围:砸钱、砸资源。表现出来便是巨额的众筹之后,有一波高能的宣传刷屏。

选众筹,创业者在选什么?

  其他项目的高能刷榜,创业者更多只能等平台出应对政策或者媒体的辨识度提升。

  淘宝众筹的同学在这个采访期间曾经表示他们会有机制防止刷榜,但截至到发稿我们并没有了解到关于防止刷榜的详细信息。此外,创业者能做的更多是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众筹站:

  小K的联合创始人林立表示小K三代最后选择淘宝,是因为39元的价格更适合在淘宝跑量。

  深圳公司极思维的一款扫地机器人4月会在京东上线众筹,团队的CEO舒权文表示一来京东有更强的3C调性(跟2000元左右的扫地机器人更符),二来京东能提供更多团队需要的加速和孵化。

  猫王二代收音机如今已经在京东众筹一周时间,筹款过了170万。曾德钧前几年在音乐众筹站乐童网有过两次成功众筹,这次转而选京东是因为更大的流量和供应链支持。猫王二代由于是与JD+的联合品牌,是双方出资生产,京东方面也帮忙争取到了更低的供应链采购价格(原本一台猫王二代成本接近4000元)。

  设计出身的Winmart Design团队今年会推出3款产品,创始人林浩斌告诉雷锋网,他可能会将3款不同调性的产品分别放到Pozible、淘宝和京东3个众筹站。Pozible的流量相对较小,并且以海外用户为主,淘宝众筹上有不少微创新的小众品牌产品,而京东更偏消费电子品牌和硬科技。

  众筹站在2014年厮杀激烈,雷锋网的兄弟站知趣网也一度卷入其中,不过现已转型原创智能硬件和现货电商。众筹去年搞怕了一批人,挤走了一批人,还有一些团队成熟脱离众筹直奔现货销售,但今年更多智能硬件的众筹大军已经在路上。

本文转载来源: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503/BgGQyi6AXElIWvo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