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众筹
  • 产品众筹
首页>>文章列表 >>知识法规 >>众筹 莫触法律“高压线”

众筹 莫触法律“高压线”

发布日期:2015-05-13  来源:山东众筹网
  伴随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众筹”成为近期频繁曝光的新鲜词汇,有人认为是网友“凑份子”搞项目开公司,有人认为是电商“团购”新玩法,有人质疑大部分“众筹”宣传都是赶时髦的营销炒作,有人担忧其中暗藏非法集资和网络诈骗隐患,对于涉及的金融安全和法律风险忧心忡忡。针对目前“众筹”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渤海早报记者采访了本市有关证监部门的专家。
众筹一般分为 两种模式
  “众筹”的英文是crowdfunding,直译“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源自美国一家网站,最初是为艺术家和创意产业者通过互联网平台来筹措资金的手段,渐渐发展为通过团购、预购等形式向网友募集项目资金的线上模式。界内人士认为,众筹一般分为购买模式和股权模式。如音乐人想出唱片、画家想开展览、作家想出书、文艺工作者们想排演新戏或影视剧,为了解决资金难题,发动“粉丝”来赞助支持。这些投资者一般不是纯粹的无偿捐赠,往往期待回报和奖励,甚至明确要求将来获得相应的产品和服务。
  网友将此类众筹当作一种消费方式,如同在电商平台上购物,不同之处是,团购看重的是“物美价廉”,而众筹则更富创意、社交等情感色彩。这种模式的众筹如同“淘宝买东西”,投资者最多是担心“货不对板”、“假冒伪劣”。
  事实上,人们给予更多希冀和担忧的是投资模式的众筹,投资者可以获得债权或股权、未来得到本息收益或股东分红。商品众筹中消费者购买的项目单项普遍金额较小,而且有看得见或摸得着的实物回报,法律人士认为,此类活动在民商事合同法律关系的范畴,本着意思自治、诚实信用等交易规律和市场原则,无需过多监管部门“插手”。相比之下,股权众筹显得更加“高大上”,也具有更多的投资风险,容易引起法律纠纷,在我国既有法律框架下,此类活动往往归为证券或集资,因此受到严格监管。
  在互联网金融时代,股权众筹是极具魅力的新兴融资模式,筹款人通过“众筹网站”等互联网平台发布项目,以发放股权方式筹集资金,投资人以入股方式加入该项目,成为公司股东,对项目享有相应权益。对于小微企业、初创企业、草根创业者、艺术家们而言,向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贷款,经常因不具备足够担保而被拒之门外,互联网“众筹”则为他们降低了融资门槛,凭借创意、科技、知识产权、优秀团队、吸引人的产品等,就有机会融到创业资金。
受现有法律 限制约束
  法律专家认为,我国公司法、合伙企业法、证券法等制度规定对于股权众筹有所限制和约束,由于社会诚信体系尚未完全建立,股权众筹容易游走于法律边缘。尽管如此,促进金融改革、鼓励扶植创业、解决融资难题等一直是我国的政策导向,政府部门监管调控旨在为金融市场安全稳定和良性发展保驾护航,努力避免陷入“一放就松,一管就死”的怪圈。
  股权众筹是借助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售让股份进行投融资的过程,行为性质类似发行证券,目前也由证监会负责监管。我国《证券法》第10条明确规定“公开发行证券,必须符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条件,并依法报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或者国务院授权的部门核准;未经依法核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公开发行证券。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公开发行:(一)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的;(二)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二百人的;(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发行行为。非公开发行证券,不得采用广告、公开劝诱和变相公开方式。”
  著名法学家张明楷教授认为,“不特定性意味着出资者是与吸收者没有联系的人或单位。”股权众筹首先存在是否向不特定对象公开发行的质疑,而中小企业者很难申请到证监会的批准。为了  众筹网站即使能够圈定“特定对象”,股权众筹投资者数量也不是“无限的”,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有限责任公司不得超过50人,股份有限公司不得超过200人,有限合伙不得超过50人,股权众筹旨在集众人财力,不能突破《公司法》、《证券法》、《合伙企业法》有关股东人数的限制规定,也可能达不到理想的融资数量和效果。
  众筹网站不能触及法律底线,不得向非特定对象发行股份,不能向超过200个特定对象发行股份,不得为其平台本身公开募股,对于参与者身份、项目等履行真实性审查、风险告知义务,不得发布风险过高或虚假项目等。众筹平台发布融资项目需要吸引网友投资,最容易违反的是“不得采用广告、公开劝诱和变相公开方式发行股份”的禁令。
存在投资风险 监管空白
  众筹背后可能是“天使投资人”,一旦成为“非法集资”的工具,则会沦为圈钱和敛财的“魔鬼”,甚至触犯我国《刑法》规定,轻则构成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重则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以及集资诈骗罪,由于非法集资的危害极大,违反有关金融法律、法规的规定,扰乱国家正常金融秩序,而且侵犯公私财产所有权,一直以来都是司法部门和行政机关严惩严打的违法犯罪活动。根据《关于取缔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中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非法集资是指单位或者个人未依照法定程序经有关部门批准,以发行股票、债券、彩票、投资基金证券或者其他债权凭证的方式向社会公众筹集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以及其他方式向出资人还本付息或给予回报的行为。”股权众筹似乎处于“擦边球”的地带,倘若众筹活动走入这些“禁区”,众筹平台和参与者中有人“网站与商家恶意串通”、“合同欺诈”、“携款跑路”、“资金链断裂”、“项目胎死腹中”,创业者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投资者更可能血本无归,同时按照我国“先刑事后民事”的诉讼程序,将来的司法维权道路将会漫长而艰难。
  对众筹活动的“触刑”风险容易过分担忧,然而,投资风险和监管空白确实存在,业内人士普遍承认目前众筹参与者的权利义务界定确实非常模糊,众筹平台类似于提供“居间服务”,同时又有着监管交易的职能,投资和融资双方之间是合同关系,网民不会细读网站上密密麻麻的格式合同。信息不对称、权利义务不对等的情况很普遍,投资者的股东权益难以保障,容易出现盲目跟投、羊群效应等。
众筹立法 “他山之石”
  根据新华社报道的《2014 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预测,众筹影响力是世界范围的,2014年全球众筹交易规模全年将达到614.5亿元,到2016年众筹融资规模将逼近2000亿元,巨额融资金额及扩张市场引起监管部门重视。即使在国外,众筹也面临法律风险等复杂问题,美国法律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也很严格,也曾出现众筹投资人遭遇欺诈、项目发起人卷钱跑路等乱象。
  2012年4月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JOBS法案,旨在鼓励和支持小型公司发展,通过适当放松管制,减少中小企业融资程序和法规限制,该法案使众筹合法化,并对美国1933年《证券法》进行修改,对于制约投资人的融资金额、保护投资者利益等进行具体规定,如豁免众筹融资注册发行及其相关数额等限制、明确发行人基本信息披露义务、建立小额投资者保护机制、明确众筹融资中介角色与职能等。
  2014年3月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发布《关于网络众筹和通过其他方式发行不易变现证券的监管规则》,并于2014年4月1日起正式施行,该规定将相关众筹活动纳入被监控范畴,相关中介平台需得到FCA授权经营,从而提升众筹融资安全性,还规定最低审慎资本标准、客户资金保护规则、信息披露制度、信息报告制度、合同解除权、平台倒闭后借贷管理安排与争端解决机制等。
  我国政府部门致力于促进互利网金融健康发展,2014年中国证监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多次调研讨论众筹议题,关注股权众筹模式、平台注册资金规模、融资项目信息披露、众筹平台风险控制等问题。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在前不久召开的”2014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表示,政府鼓励创业、致力于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困难,目前央行已在牵头制定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监管细则,而证监会有关众筹的监管细则也将很快出台。